维恩湖遗魂

维恩湖遗魂

老文了,文笔幼稚,轻喷             致…

天气是一点点暖了,阳光也开始变得温暖细碎

天气是一点点暖了,阳光也开始变得温暖细碎

天气是一点点暖了,阳光也开始变得温暖细碎;文艺的少年开始感叹刚刚萌发的小芽了。湖面的冰彻彻底底融化了,云朵们也…

你别冲我笑

你别冲我笑

可能是因为自己笑起来不好看,所以对身边的笑容特别珍视,也常常喜欢上笑容好看的人儿。我总觉得把我脑中印着的那些笑…

杂文 | 尼亚加拉瀑布

杂文 | 尼亚加拉瀑布

几乎所有的文青都想去一趟伊瓜苏瀑布,因为《春光乍泄》里瀑布是俩男主爱情的象征。大家都想走到黎耀辉旁边儿,跟他说…

第六个点球手

第六个点球手

清华附中的守门员双手扑住了我踢的点球,背后的欢呼声立刻响起,这时候,我知道,我们输了,因为我没有踢进第六个点球…

城南的花儿落了,我已不是小孩子

城南的花儿落了,我已不是小孩子

做杀多情留不得,飞去。愿他少识相思路。           …

逸夫楼回忆

逸夫楼回忆

有趣的是,中学时代我不仅在新老逸夫楼待了三年,而且这三年都在东北角最靠近校门的地方。东方最亮的阳光我已经无比熟…

五二零 | 想对你说些无谓的话

五二零 | 想对你说些无谓的话

我曾经有半个科研梦,再加半个创业梦,然而都在我高一那一年被自己给否了。其实仍旧万般热爱,只是发现,像我这般情感…

初中,那个时候的日子

初中,那个时候的日子

“碧云天,黄叶地。秋色连波,波上寒烟翠。山映斜阳天接水,芳草无情,更在斜阳外。”&md…

我为什么反对女权主义

我为什么反对女权主义

(首先,我是女的)   对,我不仅反对中华田园女权那种双标的做法,更反对女权主义本身的思想。其实,这…

北国的雾

北国的雾

江国,正寂寂。叹寄与路遥,夜雪初积。翠尊易泣,红萼无言耿相忆。长记曾携手处,千树压西湖寒碧。又片片、吹尽也,几…

我所说的浪漫主义――诗意的现实态度

我所说的浪漫主义――诗意的现实态度

仍然记得他是不太喜欢“情怀”这个词的,他说不能接受不考虑现实的主义。   &…

黄庄一中最全吃饭回忆

黄庄一中最全吃饭回忆

学校       食堂       高考过后我们注…

青少年凭什么决定自己的性别和性取向?

青少年凭什么决定自己的性别和性取向?

从对LGBT群体讳莫如深,到对他们有种独特的“向往”和“敬佩”…

生物情书

生物情书

那天我第一次知道你的姓名,我脑中的一些神经元第一次建立了联系。后来,我总是在本子上写画你的名字,那些神经元便更…

在武大的第一年

在武大的第一年

我始终记得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份我重回武大的时候,穿着从北京带来的厚外套,一下高铁热的要死。那时候小南门上面还有绿…

6月7日,我没有想起高考

6月7日,我没有想起高考

我从没想过一年会这么快地过去,一年来,我整个人像是被洗刷了一遍,迅速与曾经的日子背道而驰。事实上,高中毕业远比…

告别曲

告别曲

我不知道该以怎样的感情面对你。此时此刻,我正往向你其中的一小片天空,没有发现鸽子或者云朵。街边正立着一块巨大的…

仲夏夜奇遇记

仲夏夜奇遇记

夏天,天台的风很大,这对于刚刚开始吸烟的我来说很是麻烦。过了很久我才想到正确的姿势,嘴里叼着烟,右手拿着打火机…

当我们在谈论足球的时候,我们在谈论什么

当我们在谈论足球的时候,我们在谈论什么

有一天我在操场独自带球绕标志盘的时候,突然觉得五颜六色的标志盘好像操场上开出的花朵。当有一天喜欢足球的妹子多起…

1989

1989

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,梦见在转专业面试时老师放了一段日本作家的纪录片,然后让我谈谈我的感受,于是我洋洋洒洒地讲了…

吃海鲜

吃海鲜

上次见到老简还是吃螃蟹的时节,秋风萧瑟,他只穿着短裤短袖。阔别数日,武汉已然被夹杂着雨雪的冷风侵袭,广东人老简…

高中班主任,您能找我再谈次话吗?

高中班主任,您能找我再谈次话吗?

我不是一个好学生,高考考英语时思绪跑偏,光想着晚上的摇滚live。成绩出来,英语不到一百二十分,给我们这个51…

包包 | 现代女性的悲剧

包包 | 现代女性的悲剧

北京正是中秋时节,桂花飘香,此时若能和恋人去看一看玉泉的夜月,听一听潭柘寺的钟声,都是极浪漫的事了。不过这外面…

被下诅咒的礼物

被下诅咒的礼物

夏天过去了,天气还是那样的燥热,叶子却纷纷落了。她送他的足球手套被他意外弄丢了,他很着急,她却感到忧伤。她骑着…

在武大的第二年

在武大的第二年

恍然间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,回想起刚入校时的场景,好像是在看电影里的画面。那时候“武汉”…

樱花冢

樱花冢

我做了一个长梦,不管是梦与否,总之我是到了空无一人的武大中去了。武汉封城自瘟疫发生后已经一月有余,武大校园里仅…

雪夜

雪夜

我头一次懂得雪也是软软的,好像没有重量,飘在空中像是夏日的柳絮,落在地上,好像一团柔和的棉花糖。一切都是刚刚好…

无声的告别,给珞珈四年

无声的告别,给珞珈四年

此去一别 何时再回 我没哭 只是风沙迷了眼         我无数次想…

蓝色的湖

蓝色的湖

作者:潘丽娟            当肖姝再一次千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