柯国伟| 游离的师范生活

柯国伟| 游离的师范生活

中考结束后,因为家境原因,我只能上师范。我想上高中,考大学,但这梦想被无情地捏碎,以后的任何努力都不能改变这个…

我的小学生活

我的小学生活

 作者简介:邬惠英,中国致公党党员,高级教师,嘉兴市秀洲实验小学语文老师。在一杯清茶一本书的时光里,…

凌森泉散文|校园卫士

凌森泉散文|校园卫士

 作者简介:凌森泉,男,1956年出生。   “一棵呀小白杨,长在哨所旁,根儿…

校园文学||贾慧:玩伴

校园文学||贾慧:玩伴

贾慧   我又见到了她,这里就称之为小去小C吧。她曾是我童年最好的玩伴之一,现在却已是三个孩子的妈妈…

开学前的碎碎念

开学前的碎碎念

咚咚winter  咚咚的碎语     先说两句关于《最重要的事》的碎碎念(话说这标题真是…

毕业记

毕业记

苏小姐  美丽影评          这是一篇对自…

我在清华的日子

我在清华的日子

原创 treenewbee  旧电影评论 自从来到北京后,除了上班和去超市我很少出门,以至于以前很多…

情系家乡 | 赵永库

情系家乡 | 赵永库

作者/赵永库   香港、澳门、深圳,不仅仅是中国人向往的圣地,也是全世界人青睐的地方。在我小的时候,…

笔架山下的校园传奇 | 安歌

笔架山下的校园传奇 | 安歌

作者/安歌   1952年暑期,我和妹妹安平分别坐在背夫背夹子上,随父母从雅安步行40余里,到中里小…

校园文学|| 宋翠:卖年货

校园文学|| 宋翠:卖年货

宋翠               &nb…

木林森 我在巾河中学的旧时光

木林森 我在巾河中学的旧时光

文 / 木林森       前几天在东湖早锻炼,偶遇曾经巾河中学的老校长吴香圃,…

王栋丨我与广院

王栋丨我与广院

作者:王栋 今天是我的母校中氪酱笱65周年的校庆日,我读书的时候是北京广播学院,所以我们都习惯了称为"北广"或…

廖俊财丨大新学校的记忆

廖俊财丨大新学校的记忆

作者:廖俊财       阔别故乡已数年,平凡中难说什么建树,却也坚定地走自己的…

马玉艳‖最是难忘母校情

马玉艳‖最是难忘母校情

 最是难忘母校情 ——记于毕业三十周年之际 ◎马玉艳   沿莱阳市…

巴侠||永远的母校

巴侠||永远的母校

文章/巴侠   那一座山,叫金字山,那一条河,叫前河。金字山危峰兀立,雄奇壮丽,直耸云霄。前河清澈蜿…

徐宜业丨校园生活变奏曲

徐宜业丨校园生活变奏曲

作者:徐宜业   人们常用“光阴似箭”“日月如梭”这…

许雁东||我的乡村我的校

许雁东||我的乡村我的校

●许雁东(安徽)   扶贫必扶智。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接受良好教育,是扶贫开发的重要任务,也是阻断贫困…

臧文利‖恰同学少年

臧文利‖恰同学少年

◎臧文利   2018年12月26日,一个世界瞩目的日子,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,原福山三中毛泽东思…

那些年似乎“并不难走”的求学路

那些年似乎“并不难走”的求学路

刚才掐指一算,自己的求学之路整整20年,略接近目前人生的一半时长。这是我最大的人生阅历和精神财富,更是我值得骄…

悠悠母校情‖翟霞

悠悠母校情‖翟霞

翟霞   似水流年,当看到操场旁边的树苗已经长成郁郁葱葱的大树,当看到昔日的雏鸟也已能翱翔于天空之中…

阳春三月,记录回不去的校园时光

阳春三月,记录回不去的校园时光

阳春三月,万物复苏。所有的感情也跟着狂热起来,不知不觉就回想起了曾经美好的青春时光。   时间过得真…

姜晓红‖我的同学

姜晓红‖我的同学

◎姜晓红   “下午,骑摩托车上班途中,竟然有一只母蜻蜓飞入我的指头缝里!我想:她肯定是…

如月随笔:曾经遇见的小校花,你过得还好吗

如月随笔:曾经遇见的小校花,你过得还好吗

无情的似水年华,我们分开了那么久,只想问一声,曾经的校花还好吗,校花落谁家。   今天正寻思该写什么…

刚刚大学毕业的你,现在过得怎么样?

刚刚大学毕业的你,现在过得怎么样?

文/怀左   今天刷知乎的时候,看到了题目所提的问题“刚刚大学毕业的你,现在过得怎么样?…

唯有珍惜,才能长久

唯有珍惜,才能长久

珍惜是什么?   珍惜是一种感情,   舍不得离开,不忍心拒绝,   珍惜是一种…

心善的人,容易幸福

心善的人,容易幸福

业,不可不勤,   人,不可不善。   勤快的人,容易满足,   心善的人,容易…

不联系,是最深的关心

不联系,是最深的关心

想念一个人,却不联系,   是因为不想打扰。   不打扰,不代表不在乎,   而…

经历了,才知道什么样的感情最可贵

经历了,才知道什么样的感情最可贵

人,总得经历点什么,   才知道什么样的感情最可贵,   才知道什么样的生活该珍惜。 &n…

我的大学同桌

我的大学同桌

  大学的回忆里较深的莫过于陪伴了我两年的同桌,也是联系最久的同桌,从毕业直至今日仍在时不时联系着。韩剧的套路…

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

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

  从吃饭说起吧,我们南方人习惯是吃米饭,就是吃不厌,因为这个是主食对吧。我也是,我天天吃饭。偶尔有新鲜的东西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