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

管鲍之交

小家伙看书,看到精彩处,感叹道:交朋友一定要交象管鲍之交一样的朋友。我说:“说得正确,加十分。但你还漏了一点,如果一定是管鲍之交,那你一定要做管仲,千万不要做鲍叔牙了。” 

小管和小鲍是邻居,也是一块儿长大的好朋友。管家穷,鲍家富。于是小管就千方百计讨好小鲍,好在他手中占点便宜。小鲍也真的隔三岔五的,送点衣服零花钱或小米之类的东西给他,让他占便宜。 

后来长大了,要服兵役了,他俩便一起应召入伍了。打仗时,小管就对小鲍说:“我家里还有70岁的老母,我一死了,我家就绝后了,老母也就没人养了。”小鲍说:“如果真是那样,那我给你养着!”小管本来是怕死,找借口的。他忙解释道:“就是你帮我养老娘,她也会因为儿子的死而伤心致死的。”“那怎么办?”小管便压低声音说:“反正你家里有4兄弟,死你一个,也没关系。打仗时我就跟在你后面,有你的保护,应当没事。谁叫我们是铁哥们的呢! ”

小鲍没办法,只好答应。于是每次打仗,小鲍最凶最猛,因为他还要保护小管。结果敌人都不敢同他较量。一场仗打下来,小管就跟在后面跑跑路而已,衣服都是干干净净的。 

(作者注:本人有一个朋友在派出所工作。他说,他每抓一个抢劫的或是窃贼,他们都会痛哭流涕的说:我本来不想这样的,但我上有70岁的老母呀,下有一个患了白血病的儿子,我……) 

兵役服完了,在小鲍这个一级战斗英雄的引见下,两人都进了政界,当上了政府公务员。但很快就有面临一次更大的危机:齐国内乱了,公子纠和公子白争夺王位。 

这时所有的政府公务员都必须自动排对。没排队或排错队的,以后都没官做了,甚至是连活命的机会都没有。 

小鲍就来找小管商量,小管就说:“这样吧,我们一个人辅佐一个。到时候,不管谁的那一方夺得王位,都要说对方的能力是天下第一,要想称霸,非他不可!这样一来,我们哥俩都稳赚不赔,不管以后谁上位,都可以继续当官。”小鲍一听,大喜,说:“就这样说好!那让我辅佐公子纠吧!”

小管想:公子纠是大哥,势力大一点,胜算还是多一点。于是说:“还是我辅佐纠,你辅佐白吧!”小鲍不懂小管的心,慨然应允。 

轰轰烈烈的兄弟夺位的革命运动开始了,但最后这场革命却以公子白的胜利而结束。小管被关在了牢里,痛哭流涕的给小鲍写了一封信,大骂小鲍不讲信用,还不快想办法救他。于是小鲍便去见了公子白,对他说:“你要想千秋万代,一统江湖的话,就赶快释放并启用管仲为相。”小白说:“不是还有你吗?”小鲍为了救朋友,不得不违心的说:“我只不过是小管的跟班而,我所为你所做的一切,所显示的能力其实都是小管教导我的。” 

于是小白赶快把小管释放了出来,拜他为相.。

(作者注:我翻遍了历史记录,公子纠的失败纯粹是管仲的能力所致。他半路阻杀小白时大大裂裂射了一箭,就想当然的认为小白死了,也不核实。路上也不急着赶路,慢腾腾的,一路歌舞美女的玩了过去。结果等到了京城,黄花菜都凉了。反观小鲍,先示之以弱。再暗渡陈仓,潜回京城。夺回王权,不动声色,再严阵以待。一环扣一环,无泄可击。能力绝对比小管强多了。)

小管当了丞相,他知道忠厚老实的小鲍的实际能力比他强多了,怕他抢他的风头,便找了种种理由,把他贬了下去了。就连被称为齐桓公的的小白也看不下去了,责备他道:“如果不是他,你早就被砍头了。你这人怎么没一点人情味呢?”

小管狡辩道:“我只知道有国家,不知道有个人!”大有诸葛亮挥泪斩马谡的模样。小管假意哭着送走了这个对他潜在威胁最大的朋友。然后他在齐国政坛,一帆风顺。直至临死时,齐桓公还坐在他的床,问他:“国事该如何办?”

其实齐国的最后衰落,虽然是在管仲死了之后,但其实是小管的错。他的性格注定他只能做面子工程,而他所用的人除了无能平庸之辈外,再就是煮儿子给齐桓公吃的易牙等阿谀奸诈之徒了。他没死的时候,还能压一压。等他一死,整个国家便华丽的崩溃了。 

这是国家的悲剧,是公子白的悲剧,是小鲍的悲剧,也是小管自己的悲剧,尽管他风光了一生! 

小家伙问:“为什么得一定是管仲呢?”俺可不想毒害在社会主义阳光下茁壮成长的小树苗,我便说:“因为管仲最有才能,只有有了能力,才能象袋子里的锥子一样,什么时候都能冒出个尖来,最后脱颖而出!”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