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师,孩子一到考试就焦虑,我该怎么办呢?

老师,孩子一到考试就焦虑,我该怎么办呢?

老师,孩子一到考试就焦虑,我该怎么办呢?         &…

压力,往往因我们的内在语言引起

压力,往往因我们的内在语言引起

    压力,往往因我们的内在语言引起       &nbs…

梦非梦

梦非梦

如果有人告诉你,《山海经》等上古神话里记载的都是真的,你也许不会相信,因为这“不科学”…

自由之兽

自由之兽

没想到学生会使用如此隐晦的手段来表现不堪的岁月。童话的手段,把人性的美好恰当地表现了出来。 自由之兽 &nbs…

还在为了“我”痛苦?那就必须回去重修

还在为了“我”痛苦?那就必须回去重修

原文       乙二(别说如何修心)分二:一、略说;二、广说。   …

惟有自己,才是自己的怙主!

惟有自己,才是自己的怙主!

三、结束语   CBB谦虚地说:“我们这次只是简单地介绍了《心经》,前面也说过,在藏传佛…

流年笑掷,未来可期

流年笑掷,未来可期

面对疫情期间“一职难求”的局面,我们其实可以尝试放低姿态,从零开始,会发现还是有很多选…

做饭,其实像极了人生

做饭,其实像极了人生

一大早就开始做科研比对   不断尝试新事物   不排斥   不迷信  …

打破限制:方式不止一种,路不止一条

打破限制:方式不止一种,路不止一条

在准备吃披萨的时候   根本没有想过   要往披萨上面放什么东西   等到面饼发…

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,其次是现在

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,其次是现在

宝宝   经过此次事件,对生命的脆弱有了很深的体会。今后除了内心的准备,对于应急物资怎样储备比较合理…

世事沉重,花总轻盈

世事沉重,花总轻盈

宝宝:物流快递停运,配不全奶奶方子里的中药材,有没有利用家中常见食材、药材就可以起到一定预防效果的办法?江湖流…

当“黑种子”成熟的时候,更要多去播撒“白种子”

当“黑种子”成熟的时候,更要多去播撒“白种子”

宝宝:楼里有病人,大家得隔离十四天。如果接下来还有一波波的反复,估计家人情绪会崩溃,该怎么办才好? &nbsp…

稳定的情绪,自然会投射出平和的外境

稳定的情绪,自然会投射出平和的外境

宝宝:如何有效安慰周围谈疫色变的陌生邻居?   奶奶:既然你们都处于同一境况中,那确实可以尝试逐步深…

维恩湖遗魂

维恩湖遗魂

老文了,文笔幼稚,轻喷             致…

天气是一点点暖了,阳光也开始变得温暖细碎

天气是一点点暖了,阳光也开始变得温暖细碎

天气是一点点暖了,阳光也开始变得温暖细碎;文艺的少年开始感叹刚刚萌发的小芽了。湖面的冰彻彻底底融化了,云朵们也…

你别冲我笑

你别冲我笑

可能是因为自己笑起来不好看,所以对身边的笑容特别珍视,也常常喜欢上笑容好看的人儿。我总觉得把我脑中印着的那些笑…

杂文 | 尼亚加拉瀑布

杂文 | 尼亚加拉瀑布

几乎所有的文青都想去一趟伊瓜苏瀑布,因为《春光乍泄》里瀑布是俩男主爱情的象征。大家都想走到黎耀辉旁边儿,跟他说…

第六个点球手

第六个点球手

清华附中的守门员双手扑住了我踢的点球,背后的欢呼声立刻响起,这时候,我知道,我们输了,因为我没有踢进第六个点球…

城南的花儿落了,我已不是小孩子

城南的花儿落了,我已不是小孩子

做杀多情留不得,飞去。愿他少识相思路。           …

逸夫楼回忆

逸夫楼回忆

有趣的是,中学时代我不仅在新老逸夫楼待了三年,而且这三年都在东北角最靠近校门的地方。东方最亮的阳光我已经无比熟…

五二零 | 想对你说些无谓的话

五二零 | 想对你说些无谓的话

我曾经有半个科研梦,再加半个创业梦,然而都在我高一那一年被自己给否了。其实仍旧万般热爱,只是发现,像我这般情感…

初中,那个时候的日子

初中,那个时候的日子

“碧云天,黄叶地。秋色连波,波上寒烟翠。山映斜阳天接水,芳草无情,更在斜阳外。”&md…

我为什么反对女权主义

我为什么反对女权主义

(首先,我是女的)   对,我不仅反对中华田园女权那种双标的做法,更反对女权主义本身的思想。其实,这…

北国的雾

北国的雾

江国,正寂寂。叹寄与路遥,夜雪初积。翠尊易泣,红萼无言耿相忆。长记曾携手处,千树压西湖寒碧。又片片、吹尽也,几…

我所说的浪漫主义――诗意的现实态度

我所说的浪漫主义――诗意的现实态度

仍然记得他是不太喜欢“情怀”这个词的,他说不能接受不考虑现实的主义。   &…

黄庄一中最全吃饭回忆

黄庄一中最全吃饭回忆

学校       食堂       高考过后我们注…

青少年凭什么决定自己的性别和性取向?

青少年凭什么决定自己的性别和性取向?

从对LGBT群体讳莫如深,到对他们有种独特的“向往”和“敬佩”…

生物情书

生物情书

那天我第一次知道你的姓名,我脑中的一些神经元第一次建立了联系。后来,我总是在本子上写画你的名字,那些神经元便更…

在武大的第一年

在武大的第一年

我始终记得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份我重回武大的时候,穿着从北京带来的厚外套,一下高铁热的要死。那时候小南门上面还有绿…

6月7日,我没有想起高考

6月7日,我没有想起高考

我从没想过一年会这么快地过去,一年来,我整个人像是被洗刷了一遍,迅速与曾经的日子背道而驰。事实上,高中毕业远比…